沉睡の娃娃

一只小画渣(ಡωಡ)hiahiahia ,骨灰级腐女,lo圈,jk圈种草

【all金】梦里花落

•本人小学生文笔,不喜勿喷
•ooc严重,不喜金宝傻白甜,立志黑霸全宇宙
  
白发的男人轻轻将怀中的金发小人放在祭坛上,金伸出唯一能动的左手紧紧揪住格瑞的衣襟,“格瑞!不行,你,你不准死!”格瑞慢慢地一根一根的扳开金的手指,“金,你只需记住一件事,我爱你。”他从旁拾起安迷修的双剑,对准自己的胸膛刺了下去。他的烈斩为保护金,已经碎了。血如泉水涌出,染红了祭坛,也染红了金的眼。他挣扎着,像野兽一样挣扎着嘶吼,用尽全力想从神坛上下来,伸向大家的尸体。大家都死了,都为了自己而死,为什么要为了他,为什么要告诉他他们爱他!
来自系统冰冷的提示音响起,“本届凹凸大赛的胜者已产生,恭喜参赛者金胜出。”但说来也没什么用,因为能听见的只有一个人。丹尼尔缓缓停在金的身旁,看着这个曾经天真活泼,现在只是睁着无神的双眼空洞地盯着嘉德罗斯他们的尸体。他突然有点不忍心,不忍心让这个孩子面对现实。“金,你有什么愿望吗?”金机械地转过头,盯着看向他的丹尼尔,想笑,但扯了下嘴角,提不起来,算了,“我不要当神使,我要他们活过来,真的,我只要他们活过来。”他们成功了,他们现在已经占据了他的满心满眼,只可惜,每个说爱他的人都已经不在了。
都走了,每个爱他的他爱的人全都离他而去。
他想哭但哭不出来,泪早就随着他们的离去而离去。
“对不起,金,创世神他无法实现这个愿望。请你在考虑一下。”
金偏过头,继续盯着大家的尸体,望向雷狮海盗团,心脏又是一阵紧缩,雷狮,卡米尔,帕洛斯,佩利,每个人的身上都有着沉重的抹不开的深色,刺眼。金突然翻身面对着丹尼尔,艰难的坐起,“那你们创造一个梦境好不好,里面大家都还活着,然后让我好好的睡个觉好不好?”他甚至还因此扬起了一个笑容,至于那笑容有多悲伤,金也不知道,他只知道只有这样才能和大家一起好好休息一下,也许这一休息便是无尽。“你真的希望这样吗?”“是的,我还希望丹尼尔大人能够照顾好秋。请你现在就创建吧。”丹尼尔默默叹了一声,抬起手将创世神赐予他的力量释放,一团光球将金包裹,他蜷缩成最初的姿态,脸上绽放了喜悦的笑容,大家,我来了。

飘雪的街道上,金和嘉德罗斯,格瑞,安迷修,后面还跟着雷狮海盗团的四人,他们走在人流稀少的街道上吵闹,“恶党,快把你的手从王子殿下的腰上拿开,不然在下就对你不客气了。”雷狮轻佻一笑,“哟,这不是安没马骑士吗,你怎么不去吃屎啊?”说完将金的腰搂的越发紧,一旁的格瑞和嘉德罗斯的目光快把雷狮的手盯穿了,卡米尔伸手塞了一个小蛋糕在金的嘴里“蟹蟹泥,卡蜜儿,唔唔唔,佩利你不要咬我,痒。"“咳,你们这是抢东西抢到老大身上来了啊?”一群人打打闹闹,金在一旁微微笑着。他看向天,仿佛在对谁轻声说话“我希望一直这样下去。”所以大家啊,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。

评论(1)

热度(18)